<acronym id="tyyml"><textarea id="tyyml"><span id="tyyml"></span><span id="tyyml"></span></textarea></acronym>

    1. <noscript id="tyyml"></noscript><style id="tyyml"><thead id="tyyml"></thead><p id="tyyml"><input id="tyyml"></input></p><section id="tyyml"><button id="tyyml"></button></section><style id="tyyml"></style>

    2. <q id="tyyml"><tr id="tyyml"></tr></q><bdo id="tyyml"></bdo>
      <dt id="tyyml"></dt>
      <cite id="tyyml"><del id="tyyml"><strong id="tyyml"><form id="tyyml"><thead id="tyyml"></thead></form></strong><section id="tyyml"></section></del></cite><samp id="tyyml"><input id="tyyml"><rp id="tyyml"></rp></samp>
      法师是在什么时候受戒学法的 中国十大肉身菩萨之一慈航法师简介
      豆宝亚博 官方app 责任编辑:lgd 2019-08-20 16:40:25 释法泰 宇文承趾 王颁 窦荣定 张须陀 杨昭

        慈航法师(1893-1954)俗名艾继荣,闽北建宁县人,17岁在福建大金湖剃度出家,后追随太虚大师,于中国各地巡回弘法,后访南洋,宣传抗日国策;晚年驻锡于台湾,创办“台湾佛学院”,开创台湾僧伽教育为中国佛教在台湾的开展打下基础,对台湾佛教有着很深远的影响。1949年,受诬告以“匪谍罪”被台湾有关方面逮捕入狱。1954年在关房中示寂,寂后坐缸,面目如生,五年后开缸检视,面呈紫色,全身完好。慈航法师金身供奉于台湾弥勒内院,为中国十大肉身菩萨之一。

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受戒学法

        慈航法师,俗姓艾,名继荣,字彦才,福建省建宁县人,光绪二十一年(1895年)八月初七生。他的父亲炳元公,监生出身,设塾授徒为业;母亲谢太夫人,以淑德闻于乡里。慈航法师幼年随父读书,不幸10岁那年,母亲谢氏病故。过了2年,父亲炳元公亦谢世。他有一弟早夭,至此他孑然茕独,为外祖母接回家中,依舅氏以活。他的舅父业裁缝,专门为出家人缝制僧衣。以这种因缘,10多岁的慈航法师也就随着舅父学裁缝手艺,并且经常到各寺院送衣服。他到寺院,每闻钟声梵呗之声,心生欢喜;时与寺中僧侣接谈,亦甚契机,由此结下佛缘,日久之后,萌生出家修道之心。

        1912年,他18岁,机缘成熟,辞别外祖母和舅父,到邻邑泰宁县的峨眉峰,礼自忠和尚为师,剃度出家,法名慈航。初出家之年,随师礼佛诵经,翌年秋间,往江西九江能仁寺受具足戒。受戒后的慈航,曾学禅于圆瑛法师,听经于谛闲法师,学净于度厄老和尚。以后他行脚参访,到过泉州的开元寺,宁波的天童寺、七塔寺,金陵的栖霞山,安徽的九华山,常州的天宁寺,扬州的高旻寺等诸大寺院;并朝参了普陀、天台等名山。

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1927年,慈航33岁,听说厦门南普陀寺开办了“闽南佛学院”,9月,他赶到厦门南普陀寺,申请入学,作了佛学院的学生。这时的闽南佛学院,太虚大师以南普陀寺住持兼佛学院院长,常惺任副院长,蕙庭任教务主任。大师在闽院主持了开学典礼,即回到杭州,院务由常惺代理:罄,常惺应云南佛教人士之请,往昆明弘法,院务由蕙庭代理,会觉、满智等任讲师。冬天佛学院闹学潮,误传有慈航法师在内。学潮和慈航法师没有关系,但慈航法师却因此事而离开闽院。因为学潮处理后,“留院者已寥廖无几”。

        慈航法师离开闽南佛学院的确切日期,不得而知,大概是在大醒、芝峰到校以后,整顿院务期间,他自动退学的。这是他一生唯一的一次进入佛学院读书,前后不到半年。1928年秋天,安庆迎江寺的竺庵法师请他任住持,这样他到了安庆。

        慈航法师“天资欠敏”,学识基础也并不算好,他幼年读过几年私塾,母亲逝世后就失学了。在闽南佛学院时,曾因功课成绩欠佳受到大醒法师的申斥。到了迎江寺后,他感于身为住持,岂能不通达经论,于是发愤苦学,曾向武昌佛学院函购唐大圆编撰的《唯识讲义》,用以自修。他把这本讲义带在身边,随时随地拿出来阅读、揣摩,多年之后,终于精通唯识,以后也宣讲唯识。

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在迎江寺的住持任内,他设了一所义务夜校,还设了一个僧伽训练班,曾请出身于常熟兴福寺法界学院的道源法师,到迎江寺助理院务。道源在迎江寺停留未久,1929年下半年就到武昌佛学院去了。1930年初,迎江寺发生火灾,房舍烧毁了一半,慈航法师因而辞职离开:罄匆缘较愀劢簿囊蛟,随之由香港到了缅甸的仰光。

        受教大师

        慈航法师生性坦率,直来直往,胸无城府。他从太虚大师受教的日子并不多,但由于1939、1940年间,他参加佛教访问团,随大师访问印度、锡兰及南洋各国,所以一般都视他为太虚大师的门下,他本人也以大师弟子自居。抗战胜利后,太虚大师主持“中国佛教整理委员会”,1946年夏天,在焦山定慧寺开办“中国佛教会会务人员训练班”,由太虚大师门下的芝峰法师任主任。太虚大师在上海,设计了一套训练班学员的便服,寄给芝峰法师,让学员试穿以为倡导。以此缘故,杂志上刊载了一些讨论改革僧装的文章。慈航法师远在南洋,不明其中经过,以为太虚大师要将传统僧服,改为类似俗家的服装,他撰文反对,主张采用南传佛教的黄色服装,并写信给太虚大师,措辞激愤,声言大师如不采用他所建议的服式,他将反对到底,并将退出大师的“新僧籍”。

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太虚大师为这封信啼笑皆非,先后两次复信给慈航法师,为他解释僧服的沿革,及为训练班试设一种便服的用意。慈航法师耿直坦率,勇于认错。他将太虚大师的信札,以及他自己写给大师的信,一字不易地刊登在《中国佛学》月刊上,并刊登事,宣称以后改名“可耻”,用来纪念太虚大师的教诲。果然以后很长一段时间,他写文章都署名“可耻”。

        1947年3月,太虚大师在上海玉佛寺圆寂,这是震动佛门的大事,慈航法师在新加坡闭关,得知大师逝世,悲痛逾常,他在《中国佛学》月刊“追念太虚大师纪念专号”上,写了许多纪念大师的文字,并撰写纪念大师的歌词,谱成乐曲。在日用的信笺上,印着“以佛心为己心,以师志为己志”。他对太虚大师的崇敬,实是出于一片至诚。

        太虚大师逝世后,中国佛教的整理工作无形中停顿下来,而大师一生致力的佛教改革运动也无人再提。所以在大师逝世那一年的夏天,慈航法师印了一份“中国佛教革命的呼声”的小刊物,寄给国内各寺院,呼吁丛林寺院兴办佛学院,举办各种社会、文化、慈善事业。他并呼吁僧青年起来革命,为中国佛教前途而努力。这些宣传品寄到各寺院,多被寺院保守人士没收藏匿,根本不给僧青年看。

      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      推荐中…

      24小时热文

      换一换

      最新更新

      • 人物
      • 解密
      • 战史
      • 野史
      • 文史
      • 文化

      最新排行

      • 点击排行
      • 图库排行
      • 专题排行

      精彩推荐

      图说世界

      换一换